? ?
?
?
 當前位置:首頁
> ... > 改革故事
視力保護:
最后的氣焊工
來源:浙江火電 作者:黃吉祥,郁愛定 日期:2018-06-07 字號:[ ]
  35年前,也就是中國能建浙江火電創建25周年的那個夏天,我們通過浙江省電力工業局組織的統一招工考試,被公司錄取,成了電力系統的第一批城鎮合同制職工。記得在參加新工人入職教育期間,班主任要我們每人填報自己想從事的工作意向,相當于現在填報高考志愿。意向表上顯示的工種大致有電工、鉗工、瓦工、焊工、炊事員等幾種,當時有好多人自己拿不定主意,回家去征求父母意見。我雖然也不懂這些工種到底是干什么的?不知道哪個好哪個不好?可是我直接填報了焊工,原因是我在被公司錄取前不久,剛看過一部名為《都市里的村莊》的電影,電影講述了上海某造船廠里發生的故事,主角是一名漂亮的女電焊工,在艱苦的工作環境里作出了不平凡的業績,并成長為一名勞動模范。用現在的話說,這是一部弘揚勞模精神的勵志影片,因為這部電影,我對電焊工這個職業充滿了向往,便毫不猶豫地填報了當焊工的意向。
  一個月后,入職教育結束了,大部分人直接去半山電廠工地報到了,我也如愿分到公司新組建的焊接隊,正式成為一名電焊工并開始了焊接專業技能培訓。三個多月的培訓結束后,懷著緊張激動的心情,我和幾十位小伙伴一起擠上了開往寧波的列車,沒有座位,在火車和換了幾趟的公交車上站立了大半天后,終于在傍晚到達了我們工作的第一站——鎮海電廠二期工地。
  到鎮海工地后,我們有七八個人被分到了氣焊班。班里本來有二十多名焊工,男男女女都有。我們進去后,或許認為是接替他們的人到了,班里的老焊工開始陸陸續續有人調走,我們倒慢慢地成了氣焊班的主力焊工。雖然之前有過三個多月的焊接培訓經歷,但當初只學過電焊,除了切割過幾次鋼板,大家對氣焊都一竅不通,只有跟著老師傅在工作中慢慢地學。那時鎮海電廠二期工程還沒有正式開工,我們只能做些基礎工作,既有電焊的,也是氣焊的。跟著幾位老師傅一起鋪設從氧氣站、乙炔站到施工現場的氣體管道,埋設虹橋在建新生活區的自來水管,拼裝地面冷作平臺等工作。有幾次我們還去鎮海的后海塘加工廠切割鋼板,一去就是一星期,住在后海塘的招待所里。時值盛夏,雖然頭頂炎炎烈日,腳踩火燙的鋼板,汗水還不停地往下淌,滴在鋼板上發出“嗤嗤”的響聲,但當時并不覺得有多苦多累。有時晚上還加班,沒有加班費,每人發二角菜票三兩飯票,就已經心滿意足了。當年11月,公司工會和焊接隊在鎮海工地舉行焊接比賽,我意外地獲得氣焊(其實只是氣割)第一名,獎品是一只鐵殼熱水瓶,自己舍不得用還帶回了家里。王劍英當時還在鍋爐隊,擔任這次比賽的評委,他說的一句話令我很受鼓舞,至今仍記憶猶新:“這樣的水平就算幾十年的老焊工也不一定能做到。”
  剛開始的時候,我總覺得氣焊工在工作時的狀態實在有些滑稽可笑,戴著一副墨鏡,神情專注,左手執一根焊絲,右手握一把焊槍,對著焊縫不停地擺動,焊炬噴嘴里發出呼呼的響聲,看上去,活像是一位在街頭拉著二胡賣藝的盲人。
  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,氣焊比電焊更實用一些。有時同事的臉盆、飯碗、茶杯等物件有破洞了,舍不得花錢買新的,叫氣焊工幫忙補一下后,仍能繼續使用。那時候我們用的這些器皿大部分都是搪瓷做的,破了還能用氣焊修補,雖有損公肥私的嫌疑,就算被隊長、班長們看到,往往也是睜只眼閉只眼,因為那個年代大家都不容易。
  再后來,工程上用到氣焊的地方越來越少了,氣焊工的工作變成以氣割為主。我在汽機管道班配合鉗工工作,主要是管道切割、修坡口。一般的切割鉗工都能自己做,但有些特殊的切割還是需要專業的氣焊工。如主蒸汽管,厚度達50到70毫米,如沒有一定的技術,想割穿都有些困難,更不用說完整的切割下來了。再比如薄板切割也很難,速度要快,角度要大,不然非但切口不齊,氧化和變形都會很嚴重。有時還有水下切割,把燃燒著的割炬伸進水里,可以將完全泡在水中的金屬件切割下來,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但在實際操作中還是可行的,只是切割不了厚度太大的材料,而且時間也會久一些。
  那時的氣焊工在隨身攜帶的鑰匙圈里一般都會有個自制的通針,是用廢鋼鋸條磨制而成的。在氣焊工配備的工具里也有專業的通針,一個扁扁的塑料盒子,裝著一組粗細不等的麻花狀鋼絲,可是我們覺得專業通針既不實用也不方便,遠不如自己打磨的好用。我們把斷鋼鋸條的鋸齒用砂輪機打平,將一端磨得長長細細的,就成了很實用的氣焊通針。不管是氣焊或氣割,當噴嘴堵塞不能正常工作時,用自制的通針處理一下十分方便。
  一直過了很多年以后,我因為要把戶口從家里遷出來,就去原戶籍所在地派出所辦理相關手續。當我拿到戶籍證明時,驚奇地發現單位職業一欄居然還有“氣焊工”三字。我不得不佩服派出所的神通廣大,不但知道我的工作單位,連我在單位當氣焊工也知道。我拿著戶籍證明去另一個派出所辦落戶時,工作人員仔細看了一下后,問我現在還當氣焊工嗎?我說早就不干了。于是他就把這一欄的信息直接刪除了。
  我們那個年代的焊工都有師承關系。我的師傅王仁友是一位退伍軍人,在我跟了他一年多后,因為家庭需要照顧,調到老家的發電廠去了。師傅的師傅是王俊,我進單位那年他已經不當氣焊工了,從事勞資工作。師傅的師傅的師傅,是曹玉林,在公司氣焊界屬于祖師爺級別,技術精湛,有口皆碑,號稱“火電一把刀”,當然,這把“刀”既不是手術刀,也不是剃頭刀,而是氣焊割刀。他早在1959年就獲得浙江省先進生產者的榮譽,享受省勞模待遇。若要再從曹玉林排上去,我就不清楚了。
  隨著國內外焊接新技術的不斷涌現,焊接設備、焊接工藝也越來越先進,氣焊這種焊接工藝慢慢地退出了人們的視線,這也是浙江火電焊接工藝改進、科技進步的體現。從我們那一代以后,公司里基本上沒有專職的氣焊工了。照這樣說來,我們這一代就可以算是公司最后的氣焊工了。



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
? ?
重庆幸运农场遗漏走势图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